外公,军人!

  • 时间:
  • 浏览:48
  • 来源:铺搜客

外公,军人!

   又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夜晚,在ICU 病房外已经可以隐约听到夏虫的窸窣声。是的,在这夏至未至的时节,又是孕育了多年的新生命从土壤里钻出来,开始他们未知的生命的征程的时候了。哪怕只是在世间有一个短暂停留,起码也存在过,有属于它们自己的一段故事。比起茫茫的宇宙,我们人又怎么不是渺小得如一只夏虫一般呢?

   ICU病房里有彻夜不眠的医生,他们,履行着上天赋予人世间最神圣的使命——拯救生命。ICU病房里也有我的外公,还有与我外公一样随时会被上天拿走生命的人们。在ICU病房外,有我外婆婆娑的泪眼,有等待着的我和我的家人,还素不相识的那些一遍又一遍仰望星空祷告的同胞们。

  这不是外公第一次出车祸了,可是这是唯一的一次车祸,把我外公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出事的那一天,母亲打来电话——“你外公出事了,你快来医院吧!在重症监护室。”霎时世界都黯淡了,唯有拿手机的落地声打破了寂静。

  我飞奔到了我们县城里唯一的一家仅有急救中心的医院。

我只记得我刚到那会,远远地望见,父亲和舅舅站在一扇小门边在嘀咕着什么,他们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我不知道也不敢知道他们在讨论着什么,我太害怕了。我更不敢直视瘫坐在椅子上止不住流泪的外婆,我可以感觉得到她在拼命地想止住她的泪水,我不敢走过去拥抱她。那一刻的我真的太害怕了——残疾、瘫痪、变成傻子生活不能自理。。。。。。一连串的想法如潮水般向我涌来!但是就有这么一个信念让我感到战胜了一切——外公,是一名军人!

外公,是一名军人!这是外婆常挂在嘴边的事,也是我们一家人的骄傲!

外公,把他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军旅生涯;在那穷乡僻囊的安徽小村子里中过子弹出过车祸;在破旧的寒冷的窑洞里彻夜未眠过。记得外婆长念叨,有一次外公和几名战友需要用爆破的技巧炸碎石头才可以挖防空洞,由于控制炸药的士兵的操作失误提前进行了爆破,有两名长官牺牲了——“军人活着,就一直穿着寿衣。在无名的前线,为祖国奋战而牺牲的时候,倒下的地方就是坟墓,军装就是寿衣。”——那里就成了两名长官长眠的墓地。外公运气好死里逃生躲过一劫外婆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上天总有喜欢捉弄人的时候——“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在带枪的男人身边更容易有危险,而有一天,他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军人,貌似就是上天训练出来的看淡生死的魔鬼。那是我母亲刚出生十多天后的一天,外公和几名战友因为公务要赶往另外一个营地,在去另外一个营地的路上,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车祸。车子的轮胎尖利的钉子刺破,车子被横行的车辆撞向路边的大柱子,驾驶员的紧急调转把车子侧翻在了深沟里。驾驶员当场死亡,战友们横七竖八的躺着,有的飞出了几条街外,鲜血染红了深沟,流淌不知的远方。外公和另一名战友幸好早就飞出了车窗外,右半身着地,疼的在地上打滚,被路人所救。直至如今,外公和外婆每年都登门拜访,不忘感谢当年的救命之恩。他和另外一名年轻战友是这场车祸唯一的幸存者。刚生产的外婆无法赶到外公的病房急的在家中直跺脚。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外婆一直吃斋念佛,不忘感谢上天的好生之德,也常常教导我们晚辈要多积德行善,好人一生平安,好人一生好报。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种定数。那一年4月的车祸没有带走外公的生命,时隔48年后的4月,外公就是因为车祸躺在了重者监护病房里。母亲告诉我,外公被送来的时候嘴里不停地喊疼。“疼”,外公的字典里从来不会有“疼”这个字眼!外公很早就拍着胸脯说——军人,知道什么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疼,我们挨过板子见过炸药,死都见得多不怕了,还怕疼吗!有一次和外公谈死亡,他直言不讳的说死就死了,死之前留下一张遗书和一张照片就够了。外公,是一名军人,军人就是要比常人更加的勇敢!“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这是外公每天都要听的歌,外婆私下告诉过我太婆婆临死也没见上外公一面,歌声是诸如外公一样亿万华夏军人青春岁月的真实写照,是他们暮年生涯精神的依托。

  车祸,把外公伤的很重。第一次听到外公不停地喊疼,第一次见到外公止不住的泪水。在病痛面前,外公是一名脆弱的军人,一位需要家人陪伴的伤员。ICU病房里,被打了镇静剂的外公已经熟睡。他的身上有4条深深的伤疤。此后的每一个夜晚,我都望着星空数着数着进入梦乡,一天夜里,梦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外公生来就是一名军人,将来在他走的那一天当然也要像个军人那样走。

                                                    杨玥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原创  人物、散文、社会纪实

联系电话  18800199058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汇路600弄一期学生公寓28号楼602  邮编201600

学生姓名  杨玥         笔名  明玥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