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水麻姑山

  • 时间:
  • 浏览:52
  • 来源:铺搜客

我的家乡南城,地处江西东部武夷山脉的丘陵地带,历史文化久远,县治的设立可追溯到两千年前的西汉,因在豫章之南而得名,明清两季曾是建昌府治。南城山清水秀,又为水陆交通要道,自古就是富庶一方的鱼米之乡。仙人住处号称洞天福地,古籍记载神州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洞天福地双兼,绝无仅有,唯我南城,这是她拥有一座仙山——麻姑山的缘故。

麻姑山位列洞天第二十八,福地第十,古称丹霞山,并不高峻,主峰王仙峰海拔才1176米。然而唐代刘禹锡说得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麻姑貌若十八,却已三见沧海变桑田,谁都说不清她经历了多少岁月春秋。她用南城的山泉酿制出美酒,进献于瑶台王母寿宴,由是有了麻姑献寿的民俗传说。麻姑和南极仙翁一道,成了历朝历代为老者祝寿的喜庆吉祥仙人。

麻姑三姐妹都在南城修行,麻姑、丛姑和毕姑,三山分列盱江两岸,鼎足而立。南城的风物地产都沾染了仙气,麻姑替南城地方代言自然天成。以往有麻姑酒、麻姑茶、麻姑米、麻姑粉,现在还有了麻姑枣。一听麻姑二字,就知是产自南城。土地革命时期的32年,一代伟人驾幸南城,山道上有他亲率领红军将士征战的足迹。文革时期学校每年组织春游,都要上麻姑山接受革命传统教育,那是孩提时最开心的事。漫山遍野盛开的杜鹃红、晶莹洁白香气四溢的山栀花,飞泉直泻的溪流瀑布,还有那些古建石刻,神话传说,红色记忆,将这南国的青山绿水美艳神奇,深深地固化在我脑海深处。

   自去年起,我和一群志趣相投的单位同事,双休日结伴京郊户外山行,相互作文赋诗记其事,唤作麻山醉水,好不潇洒快活。此次休假回乡,定要再游仙山,而前次登临拜谒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这些年来,家乡发展,日新月异,交通建设更有了质的飞跃,济广(济南-广州),京福(北京-福州)两条高速公路,向莆(向塘-莆田)铁路分别纵贯县境。县城疆界扩大了好几倍,原先去麻姑山半道的骆坪、庙前等村庄,都纳入城区了。麻姑山脚下的黄家围村,旧式的说法距县城八华里,现今是7号公交线的终点站,快称得上城乡结合部了。我借了辆自行车,午后在时有时无的霏霏秋雨中,从城北的宏鑫出发。之前的道路经验已不管用,不知道该怎样走才好,就照着西南方位的“里山”前行,七绕八拐,没多久就到了黄家围村。许久之前麻姑山就有上山的公路,我将自行车放在山下的森警服务站,走传统的步道登山。

    当日的麻姑山完全笼罩在云雨雾霭中,烟雨朦胧,飘忽不定,葱茏翠绿的山色若隐若现,增添了仙境的几分神秘,而时不时闻及的桂花天香,沁人心脾。山道起始于萋草丛生的台阶石道,道口竖立一块一米来高的红砂岩石碑,隶书“麻姑山”三个大字,漆色灰绿,端庄厚重。我拾阶而上,三五十米以远,松柏绿树掩映着一道石牌坊,尽管是现代所建,却也幽古雅致,正反面分别题写“秀出东南”和“洞天福地”。牌坊过后是爬升的破碎山岩石路,雨天路滑,我小心通过。接续下来就是那段惬意的林荫山道,道路平缓迂曲,道旁是高大的松杉林木,和记忆中既遮阴又透亮,幽深秀丽的印象完全吻合,步行其间仿佛是回到了从前的时光,这样的好感觉一直保持到山道和盘山公路相汇。水泥路面的公路向上盘旋几个返折后,就到了垂玉亭,这是当年进行红色传统教育的主要场所之一。上下山的征夫游人常在此歇脚避雨,又叫半山亭。亭前的那株大树依旧枝繁叶茂,昂首云天。树身悬挂的铁牌,让我知道它叫喜树。

    垂玉亭南面深壑中,溪流翻滚,涛声喧豗。一条两米宽的铺石阶道,沿山涧崖壁迂曲下行,直达谷底,一水泥短桥横跨溪流后,又在溪流南岸的山崖上蜿蜒。这条山涧溪流的观赏道,我头一回发觉,格外新奇。溪流顺着陡峭的山岩,欢畅下泻,喧哗作响,恰似孩童嬉闹;或澎湃激越,翻卷起阵阵白雪,吼声震耳,一如将士出征;或漫坡缓流,淙淙吟唱,类同老妪唠叨。时而合流,化作静水深潭,回流转圜;时而分泄,冲波逆折,奔腾激荡,状同梨花素练。横斜舒卷,千姿百态,变化万端,不可穷尽。

    一路观赏溪水的恣意宣泄,领略清泉石上流的美景,令我如痴如醉,不知不觉来到仙山最引人入胜的悬瀑下方。一座小桥又将我引回溪右,攀上数层岩台,上面谷沟开阔许多。迎面矗立三五十米高的陡直山崖,气势逼人。充沛的溪流自崖顶从天而泻,受山石阻碍,化作两条银龙,直扑崖下深潭。恰似白雪飘洒,又如薄雾升腾,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涛声,挟带阵阵寒凉水汽,弥漫山谷。飞瀑下的高崖右侧有“玉练双飞”明代题刻,苍劲古朴。这无限风光是麻姑山的地标性景致,前人有诗赞曰:“四壁流云泻银河,双虬挽手下遥天”。潭旁的巨石上刻有“高山流水”,个个字大如斗,遒劲有力。坐在近旁的观瀑亭,我仔细端详那飞湍直下的激流降落过程。初始从崖顶坠落时,它还是浑不可分的璞玉,然后是成团成簇的翡翠,渐渐拉开成素练,素练变细成线,线又维持不住,断裂成晶莹的珍珠,珍珠再碎裂成洁白般的琼雪粉屑,飞速地喷洒在山崖下。也就两三秒的时光,造化竟弄出如此奇妙的幻境。当视线从凝视状态撤离时,神异的一幕惊现眼前,身体随山崖短瞬间飞升的错觉,真让人飘然欲仙了。我很享受如此体验,就这样呆坐亭中,一遍又一遍地观赏悬瀑的急坠,呼吸着潮润清新的空气,任由飞沫水屑飘洒在身上。身心仿佛进入物我两忘的禅境,时空就此凝停,浑如李白诗中的“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玉练双飞上游的深涧,极其狭隘,宽仅数米,两侧崖壁深不可测,植被茂盛,遮盖得密不透风,只闻流响,不见溪岸。一座小巧玲珑的砖石廊桥横跨深涧,这座建于清末年间的龙门桥,桥亭合璧,拱门瓦檐,南北腰墙各开一窗,东西门额分别书写“龙门胜迹”和“丹霞洞天”,左右均配以长句门联,绝对的古色古香。龙门桥下不远处,有神功泉,泉水甘洌,据传还可预测气候旱润。清泉从岩缝中渗入浅浅的石盂,刚能入勺,却舀之不干。泉旁石壁有明代御史邵梅墩的“一勺之多”题刻。小时候总以为是句写实的大白话,现在才知晓语出《中庸》,文哲渊薮非常深厚。

  “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测,蛟龙鱼鳖生焉,货财殖焉”。一勺之水,当然不起眼,可蓄积扩展,那就是江河湖海,蛟龙鱼鳖尽可生长其间,成为人们的财富之源。一勺水添此“多”字,则不可小觑。文中还有“今夫天”、“今夫地”、“今夫山”的相似论述,意义相近。而水的另一经典话语,却是力求其少。《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是啊,人若对身外之物,够用即止,不起贪念,那灵魂不仅高洁,更是大自在。我非常敬佩宋代大文豪苏轼内心世界之大美,“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其清廉自奉是何等境界。惟有此胸怀,山间清风,江上明月,所有世间万物,才能“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成为取之无禁用之不竭的心灵宝藏和精神财富。

   溪流的上源为烟波迷离的双龙湖,这是92年全县集资修建麻姑山景区的工程之一。风波不兴,水平如镜。千年前同样涉足麻姑山的唐代白居易的诗句有云:“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下山去,更添波浪向人间。”记叙魏晋名士风流逸事的笔记小说《世说新语》,也有水性喻人的精辟论述,“夫以水性沉柔,入隘奔激。方之人情,固知迫隘之地,无得保其夷粹”。从山水流连中体悟人生,正是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的微言大义。

两度踏足麻姑山,流连徜徉南城多日的明代徐霞客,对洞天福地的青山绿水颇多点赞,其中麻姑山以水胜的论述最为著名。他惋惜玉练双飞“悬坠止二百尺,不能与雁宕、匡庐争胜”。我以为恰是这二百尺高度,才能全过程地清晰细睹那飞流坠玉之曼妙,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麻姑山三十六峰,方圆数十里,好山好水多得去了,山中还有良田美舍,碧涛庵、仙都观、纪念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书写《麻姑仙坛记》而建的鲁公碑亭和书法长廊,都值得一游。然而此次饱览麻姑山的山水之美,我已知足,要做的就是兴尽而返了。临了以刘禹锡赞美麻姑山的诗篇结尾吧:“曾游仙迹见丰碑,除却麻姑更有谁。云盖青山龙卧处,日临丹洞鹤归时。霜凝上界花开晚,月冷中天果熟迟。人到便须抛世事,稻田还拟种灵芝。”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