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瓦窑

  • 时间:
  • 浏览:249
  • 来源:铺搜客

       故乡是皖西南的一个小山村,田亩稀少,资源贫瘠,瓦窑曾是百姓的生计所依。记忆中,登上村头的山岗,可纳村貌于眼底。井字格的田野边缘,数个石青色的瓦窑伴着大小不等的茅草棚和晒场,沿着一条窄窄的板车路依次排开,构成了村庄的生产图景。几十余载,冬去夏来,乡亲们在此辛勤劳作,佝偻了身躯、染白了双鬓,生活的喜怒哀乐融进了制瓦的循环往复,刻录进了瓦窑的风雨变迁,如同烟雨中瓦沟下断断续续的雨滴,连不成线,却滴滴落地有痕。制瓦,首先得备好上等成色的深层黏土。

       清晰地记得,每年开春不久,大地刚刚苏醒,父母亲就在同邻里乡亲商量着换工的事。储备黏土是力气活,劳力少的家庭,只好互相错开开工时间,用换工的方式互帮互助。大人们天不亮就起床,摸着黑洗衣做饭,东方刚刚鱼肚白,就已经担着竹制簸箕出了门。在自家的稻田里,选好一块地方,褪去表面的浮土,开始一锄一锹的往下挖,待到发现适宜制作瓦坯的黏土时,就装上簸箕,一担一担挑到瓦窑边上,以便制瓦时随时取用。虽然当时我年龄尚小,但已知其中艰难,每一趟大人们肩上的扁担都压得很弯,个头小的,一不小心,簸箕就着了地,特别是随着土坑挖得越来越深,土堆垒得越来越高,一趟就要上两次陡坡,甚为不易。父母亲个头不高,担得又多,上坡时只能一只手扶着扁担,另一只手用力撑着腰,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日复一日的负重让扁担变了形,一滴一滴的汗珠让扁担变了色。天气稍暖,就要开始制作瓦坯。

     瓦窑的装瓦容量一般在12万片左右,制作瓦坯的过程会持续数月甚至大半年多数人家会雇上几个熟工帮忙。我家的瓦坯制作主要靠母亲完成,那段时间除了刮风下雨,母亲基本都在制作瓦坯的茅草棚中度过。只见,她用钢丝弓将和熟的软泥,切割成长宽和厚度适宜的泥坯料;接着,将泥坯料放到瓦桶(木制圆柱形模具)上,用铁制的弧形工具沾水抹平、磨光表面,然后拿到棚外晾晒,待水分稍干立即收整定形。这期间,最闹心的是夏天的雷雨,父母亲常常不得不半夜起床,急赶着去铺塑料薄膜防雨。大人们忙碌的时候,根本没精力顾及小孩,我每天放学后,径直奔向草棚和小伙伴们趴在地上写作业,或者到田野间玩泥巴、抓泥鳅、逗青蛙,有时也帮母亲清点瓦坯,直到天黑才和父母亲一起回家。瓦坯基本准备妥当,接下来便是装窑和烧窑、饮窑、闷窑了,也由此进入了制瓦过程中最关键最紧张的环节。装窑总要请几位经验丰富的长辈到现场帮忙,既要最大限度利用好窑内的空间,多装瓦坯,又要合理设置缝隙,确保烧窑时热量均匀进入,减少次品。每当我家装窑的时候,父亲和乡亲们一起上阵,小心翼翼搬运瓦坯入窑,母亲则负责张罗伙食,尽己所能备好酒菜,感谢亲邻的帮助,也借此热闹一下,期待有个好收成。烧窑与饮窑、闷窑相连,大约要持续半个多月时间。由于窑火一刻都不能停,加上还要时刻观察窑内变化,父母亲只好日夜两班倒,吃住都在窑场解决。连续的窑火炙烤、熬夜,让他们眼圈发了黑,嘴角起了泡,形色消瘦,疲惫不堪。幸运地是,瓦窑出产的成品质量一直很高,有着不错的声誉,来自销售方面的烦恼也就相对较少。看着上等成色的瓦片从窑洞里搬出来,父母亲都笑得合不拢嘴,或许在那一刻,所有的劳累都释然了吧。接下来,父母亲就紧赶着用稻草绳将瓦片按一定数量分别捆成一小捆,然后用板车拉到大马路边出售,以此换来家里的衣食来源。板车碾过的地方,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车辙印,它印着岁月的无声,也印着父母和乡亲们生活的辛劳与朴实。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钢筋混泥土、琉璃瓦等建材由城市走进乡村,传统的砖瓦市场日益萎缩,许多乡亲开始选择外出打工,瓦窑的生机也随之凋零。今年春节回乡,我特地去昔日的窑场走了走,只见瓦窑在岁月的洗礼下,或变成断壁残垣,或拆除平整,种上了农作物,但我脑海中燃起的熊熊窑火却迟迟不能熄灭。故乡的瓦窑,你已是我心中屹立不倒的厚重雕塑。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