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 时间:
  • 浏览:187
  • 来源:铺搜客

小城故事


文/蓓蕾


又要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毛乌素沙漠南缘的小城靖边。在长大成人的日子里,我像一只纸鸢绕着小城的线轱辘越飞越远,小城牵引着我的方向,让我一直记得来时的路。

 

贾平凹先生说:生在哪儿,就决定了你,所以,我的模样便这样,我的脾性便这样。靖边,公元五世纪初,曾是匈奴帝国大夏国的首都。明朝时为国家边疆,为抵御河套一带的蒙古部族入侵,明太祖设靖边卫,取“绥靖边疆”之义。靖边而今位于内蒙与陕西的交界处,古往今来,这一处都是北方游牧文化与中原农耕文明的交融地,历史的大手,在千年的时光觥筹交错中,早已把这一处的两种文化糅杂在一起。所以这里的人们大碗吃肉,大口喝酒,生了大骨架,深眼窝,性格里既有大草原的豪迈,也有黄土地的厚实。

 

打我出生起,便生活在这里。我听父亲讲过赫连勃勃修建统万城煊赫一时的故事,听母亲讲过千年前这一带水草丰美,富庶丰盈,大自然给子孙后代留下矿产资源的传说。阅历和学识渐渐丰满以后,我知道霍去病说的“匈奴未灭,何以为家”,是立志征服这一片土地的决心;“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是讲这里曾经发生的铁马冰河,白骨露野。

 

吹着大漠风,饮着无定河水,我们依傍着小城长大,小城观望着我们的生命始于一个个呱呱坠地的胖娃娃。

 

 

小城的人最为淳朴,好像大漠风吹散了人性中的浮躁和铅华,沉淀下的人情味,像脚下的黄土一样厚重。小城方言从后嗓发声,鼻音浓重,不似普通话四个标准声调一般循规蹈矩,小城人抑扬顿挫的侃侃而谈,仿佛在用深情讲述着语言。

 

人们管疲惫叫“熬”,管聊天叫“拉话”,管未婚男孩叫“后生”,管已婚妇女叫“婆姨”,言辞之间较为形象也较为直白,一股子憨厚爽朗之气,最亲近于人性的底色。

 

出门在外被知道我是陕西人,总是先入为主的问我是不是习惯吃面,这是关中面食文化的深远影响,小城这一带,沿袭了陕西人吃面的习俗,烹饪原料却更多采用当地土生土长的荞麦面。

 

味觉对时光的记录最为忠实,我最饥饿的时候,总想狼吞虎咽吃一碗冒着热气的荞面圪坨,形似小贝壳一样的面疙瘩在唇齿间雀跃,这是小城美味给予游子特有的欢愉;我最想家的时候,总是惦记着母亲码在案板上的一条条荞面凉粉,待浇灌上红的西红柿酱,绿的黄瓜丝,黄的菜油,一股子清爽滋味儿,直达五脏六腑;我每次回到小城,都牵挂着一碗风干羊肉剁荞面,阴干的羊肉色泽深红肉质紧实,西北风吹干了羊肉的腥膻,把爽口和劲道渗入羊肉的肌理,浇头下卧着细密的剁荞面面条,汤面漂着亮晶晶的油花,热情的小城美食招摇着扑鼻的美味:来一碗吧,老乡!

 

小城人与人之间很熟络,社会关系简单,好像细究起来,一个小城的人都是某人亲朋好友的某某某。正是因为彼此关系一目了然,所以小城生活的人,一直谙熟人情世故,好像有无数双眼睛,洞察着彼此的家长里短,人们待人接物务必周到,唯恐稍有差池。

 

消息在小城,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裹挟着人们的猜测和想象,在小城上空没有边际的飞翔。谁家的高加文和刘巧珍啊,又在玉米地里上演一场阴差阳错的爱情,谁家的孙少平啊,硬是要背井离乡去开天辟地。街头巷尾的故事在一传十十传百的解读里,虽然被夸张和放大,但却充满着寻常巷陌的烟火气,当时只道是寻常吧,呵,多么的活色生香。

 

小城和路遥的故乡清涧县同属榆林市,在风土人情和生活习性上大同小异,我常常在路遥的文字里捕捉到置身于小城的况味,于是便感慨,这一个平凡的世界!回去小城总会重走一遍幼时上学的路,终究时过境迁了呀,但是记忆却节节攀升,我曾几何时又回来又离开,在人生的不同节点,怀揣复杂的心绪,再体验一遍,所有故事的起点。

 

独在异乡为异客,他乡逢遇讲小城方言的乡友,我总会喜不自胜的。我们不知道将向何处去,却总明白都打一处来。我们可能素昧平生啊,但熟稔却一触即发,我知道你也是荞麦养大的筋骨,你知道我也听得懂不分前后鼻音的土话,这才是知根知底,不论在天涯何处。

 

 

小城终究只是小城啊,小城的世界只有地图上的一粒芝麻那么大。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小城抖擞着筋骨要开始大展拳脚,石油擦亮了小城的坐标,继而天然气疏通了小城连接全国的脉络,小城成了西气东输的枢纽,小城成了冉冉升起的“油气之都”。小城携着机遇款款而来,小城让当地人致富的梦想翩翩起舞。

 

小城生活的人,对富有有一种荒漠渴望清泉般的向往。一旦甘泉解救了干涩,便情不自禁的开始外溢。小城的人总以为腰包鼓了便是富足,所以铺张浪费,大讲排场,虚做表面文章,他们远不知道经济基础仅仅是低级的需求,更深层次的需求是精神层面,更高级的追求是价值的实现。小城的人总以为日子好了便妄自尊大,他们远不知外面的世界有比他们拥有的“好日子”更为鲜活的体验。小城的人总以为资源丰富便竭泽而渔,他们远不知矿产资源终有竭尽,文明教化万古长青。我多希望后世后代的小城人是满腹经纶的贵族,而非一夜暴富的土豪。

 

我牵挂的,我挚爱的小城,它只是地图上的一粒小芝麻,却是小城人休养生息的大世界。小芝麻埋进小城的土壤里将要落叶生根,而我诚挚的愿景,是先进文明的雨露和阳光润泽着这片土地,一代又一代的小城人让这里枝繁叶茂,一轮又一轮的小城故事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小城终将离我而去,小城却要伴我一生。沿着打小城铺就的成长轨迹一路走来,我早在少年时代就告别了小城,同行的伙伴也或多或少离开了小城,我们从孩子长成大人,各自奔赴盛大的人生。

 

茫茫沙漠广,渐远赫连城。小城从我们的生活里渐行渐远,小城给我们的记忆,却历久弥坚。外面再大的天地和房子,都是靠历练的勇气和能量闯出来的,而只有小城的家,记录着我们蹒跚学步牙牙学语时的懵懂和柔弱。

 

小城的玩伴记着彼此一步一步长大,小城的街道记着何年何月何人打这里走过,小城的长辈记着熟悉的孩子过去如何如何,而今怎样怎样。这份记忆扎根在一个人的生命里,连接着小城,和它养育的每一个游子。

 

我又要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毛乌素沙漠南缘的小城靖边。列车“咔嚓咔嚓”好像在收紧小城拉住我的线绳,归本溯源,我是一个长大了的小城姑娘。近乡情更怯,我竟开始深情的感慨,又要踏上我成长的土地,然后要看到,我翘首以盼的父亲母亲。

 

                      二零一八年端午节于返乡途中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