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王二不曾偷

  • 时间:
  • 浏览:50
  • 来源:铺搜客

老王其实并不姓王,在变成老王之前,他有一个跟老王两个字一样普通的名字---李海涛。不过后来,这个名字连他自己都要忘记了。


第一次被叫做老王是什么时候呢?

原本从来不想这些问题的老王,那天提前下班回家,打开电脑准备打两把游戏消磨夜晚,结果系统出了问题,无限重启。在屏幕光线的明灭中,微信弹出来一条消息,是沈明远发来的:“没事该清一清了,教你一招,打开微信设置,通用,群发助手,全选,把我的信息粘贴一下,发送,就知道谁把你删了,方便你清人,避免占内存加不进来人。”结尾的地方还有两个微笑的表情。

一条普通的,令人不快,但是微信好友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发给你的消息。

老王看着这两年来唯一一条消息记录,听到有声音在嚎叫,沈明远不是这个样子的,沈明远,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像是惩罚一般,老王点击右上角,拉黑了沈明远。

五分钟后,老王开始思考第一次被叫做老王是什么时候。

十五分钟后,老王向回忆投降,取消拉黑。

二十五岁的老王简历里婚姻状况是,单身,沈明远已婚。


沈明远结婚的那天,老王是参加客户的饭局之后才到的,一身酒气,领带歪了,衬衫皱了,袖口有酒渍,配的一双黑色运动鞋,因为去晚了,坐在最边上的角落,跟新郎远的不能再远的七大姑八大姨坐在一起,新郎新娘敬酒的时候差点忘了这一桌,满满都是尴尬。更尴尬的是,敬酒的时候老王对沈明远说:“我知道你总有一天要嫁人的,只是,我以为,你应该要比今天漂亮。”

而生活不如想象善良的地方在于,在老王的想象中,沈明远的婚礼上,就算是去租、去借,自己也会开一辆宾利,穿一身定制西装,还会带一个比沈明远高、比沈明远漂亮、比沈明远年轻的女朋友,份子钱给的比在场的所有人都高,给新郎敬一杯酒,略带歉意地对沈明远说:“不好意思,老同学,我太忙了,没时间呆到婚礼结束,我祝你全家幸福,早生贵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老王看着礼簿上动辄2000的数字,和自己名字后面的五百。

嗯,一条都没有做到。

吃完喜酒,闹过洞房,一帮子同学组织去吃夜宵,在夜宵摊上,大家激动的谈公务员钱途渺茫,谈国企人事复杂,谈私企毫无保障,谈没到场同学的八卦,谈社会黑暗,谈交换名片,谈未来互相照应多多包涵。推杯换盏间,老王偷偷加了沈明远微信,没有通过,看来是忙着洞房花烛。

老王受不了到一边去吐的时候,看着热闹的夜宵摊,感觉到里面没有自己的同伴。

二十五岁的老王月工资是,税前六千,沈明远税前一万。


老王记性并不好,却记得跟沈明远有关的许多细节,初一开学第一天,快一米七的沈明远,身高很是突兀,以至于只能穿男生的校服,一米六五的男生校服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又显得有些小了。扎着马尾的沈明远,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话是:“大家好,我叫沈明远,沈是沈括的沈,明是明白的明,远是遥远的远,我的名字有透彻而深刻,清朗而旷远的意思。”

老王听的半懂不懂,只觉得这个女同学跟其他的人都不一样,后悔自己的自我介绍太土,她一定在心里偷偷笑话我名字呢。多年以后老王才知道自己的担心太多余,沈明远那天根本没听他自我介绍说的是什么。


体育课的时候,老王特地站到了沈明远的背后,抬头只能看到沈明远肩膀,那时候才一米五的老王在心里想,这个女孩子至少有一米八,不,至少一米八五。


沈明远的成绩跟她的个子一样高,老王考试成绩最好的那次,十六名的老王跟第二名的沈明远横着看正好在一排,趁着大家不注意,老王偷偷的就把那张成绩单撕走带回家贴了起来。


初三的时候,老王鼓起勇气想表白,当时是这么开头的:“沈明远,你这么高,肯定找不到男朋友吧。”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比我还高十公分呢。”

“哦。”老王呐呐的把虽然你找不到男朋友,但是我不嫌弃你咽了回去。


老王跟沈明远走得最近的时候,是沈明远刚到北方念大学的时候。有一天沈明远发了一条状态说想要《恐怖游轮》的资源,老王酝酿了十分钟,在那条状态下打了两个字:我有。

在线传输,一边传,一边听沈明远说自己在北方的生活。

传完的时候,沈明远突然问老王:“对了,《恐怖游轮》你看过了没?”

“怎么了?”

“我有点害怕,要是你没看过的话,我想约你同一时间点开播放器,一起看。”

把我前几天就看过了几个字删除之后,老王回答说:“好。”

后来是常常这样一起看电影,打字太慢,就开语音或者视频。

也会听沈明远说很多东西,关于离家太远,关于孤单,关于期望的爱情,关于生活,关于学习,关于看过的书,关于无助的时刻,关于……未来男朋友至少不能比自己矮。

那也是老王刷段子刷的最积极的一段时间,仔细挑选之后,老王会把比较好笑,又不污的说给沈明远听。

视频里的沈明远真好看啊。

后来,可以说是自然而然,也可以说是莫名其妙,两个人失去联系就像当时联系上一样突然。老王在沈明远一个月零五天没有找自己说过一句话的凌晨三点突然想通:大概是,她找到了可以陪她看电影的人。

老王二十五岁的身高是,一米七二,沈明远一米七七。


谁都知道老王喜欢沈明远,沈明远肯定也知道,但是老王就是不承认,甚至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自己对沈明远从身高到文化水平的不屑与鄙夷,期望从舆论上达到“老王不仅不觊觎沈明远,并且十分不把她当一回事”的目的。

而在老王的朋友看来,这就是一道送分题,就像那个很久以前课本上学到的故事:此地无银三百两。而老王,就是那个偷了银子之后,还自作聪明留下“隔壁王二不曾偷”七个大字的傻叉。


老王其实很想做那个愚蠢的写上“隔壁王二不曾偷”的人,至少他有勇气偷走隔壁的宝物。

而自己,明明确确实实的看过那会发光的银子,却一直只是看着,看着沈明远是如何珍藏这堆闪亮的宝物,甚至埋入地下,也看着沈明远是怎样期待宝物被有心人发觉,甚至写上“此地无银三百两”作为标志;看着那堆宝物是怎么一点一点被人挖掘出来,也看着那堆银子怎么在摩挲中氧化变黑,如何一点点被分成一块又一块,变成柴米油盐;看着一米七七的沈明远,怎么一步步跟一米七四的丈夫走到一起,也看着老同学怎么揶揄自己,而自己,那条隐形的线,一步都不曾跨出。

二十五岁的老王微信好友数量是,零,沈明远五百八十八,不,五百八十七。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