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别虎门

  • 时间:
  • 浏览:110
  • 来源:铺搜客

三别虎门

                                           成海荣

虎门大桥,作为连接深圳的枢纽,承载着不知多少深漂族的记忆。

1999年的春天,我的父母带着我南下,来到了这个充满希望与梦想的城市。那时候我6岁,虎门大桥还没有建起来,深圳用一条海把对岸的人隔离开,但这从来没有隔断年轻人追逐梦想的步伐。

人乘着车,车又乘着船,那时候的人就是这样一批一批往返于深圳与家乡之间。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做船,海风带着一丝丝咸味,船身与海水摩擦出层层水花。前方对于我的父母来说都是未知,就如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海,另一边终究是未知。

通过了虎门,我们很快来到了深圳,当时的深圳并不像如今的深圳如此繁华,具体的情况我也不记得那么清楚了,只记得当时的上海宾馆是我见过最豪华的宾馆,但现在的上海宾馆已经变成了深圳中下等级的宾馆了!

我的父母之所以来到深圳,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身上背负着几万元的债务,可以说得上是被逼上深圳的。或许几万元对于现在来说是那么微不足道,在十七年前万元户横行无忌的年代,几万元的债务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的是绝望。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而是选择来深圳追逐他们的梦想。

1999年的深圳,是个摸着石头过河的黄金年代。那个年代,现在很流行一句评论——那时候只要肯努力,胆子够大,就能发家致富。我的父母从最低端的工作开始做起,我们住进了大姨盖的房子里,我爸爸开始为别人开货车,每天都是早起晚回,何时回来总是个未知数!每晚妈妈都会热好几次菜,等待父亲的归来。

今天累吗?

不累,年轻人,不怕累,累不怕

好在我的父母年轻,年轻人总有一颗不服输的心,敢想,敢做,不屈服,从不向命运低头,相信自己能通过努力,改变一切。

我和哥哥姐姐们也理所应当地上了当地的小学,家庭负担也越来越重,父亲也由于工作原因,吃饭时间总是飘忽不定而得了胃病。

随着时间的摧残以及生活的打压,再坚硬的钢铁也会变形,更何况是人呢?

我的父亲也曾迷惘,不知所措,他也曾经迷上了赌博,就连我生日那天他依然在赌博,我还清楚记得那天我等到了很晚很晚,直到我生日的最后一秒钟。

迫于升学的压力(当时从私立学校转到公立学校需要每人一万多元)以及家庭的压力,父母不得不把我们送回了老家,为了我们的将来,他们也不得做了个影响了他们一生的决定---放弃买房。

在老家的日子可不好过,我很快发现,我们有了一个新的代名词,我兄弟姐妹和我都被定义成如今你们口中的留守儿童。我们住进了爷爷奶奶家,许多亲戚都在背后说三道四,说我父母坏话,三辈子人的代沟,生活中难免有摩擦,这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心里阴影,在不知不觉中或许形成了影响了我们一生的性格。

第二次来到虎门,虎门大桥已经建成通车,汽车在桥上穿梭而过,像一个自由的海鸥在海中划过一样。此时,我已经是初中生了!中国的经济也在飞速发展,谁也不曾想象过生活变化会如此巨大,特别是对于深圳这个年轻的城市来说。再也找不到以前的痕迹,仿佛一切都脱胎换骨一样,再也不会是我童年所认识的那个深圳了。

父母的事业也有所发展,那时家里已经请了四个司机,光父亲带着四个司机帮着厂里拉货,月收入就有接近四万多,母亲凭借自己的关系网在做保险,每月平均也有1万多的收入,即使在当时的深圳,也可以算得上是中上游的高收入人群了,日子也过得风生水起。

一切或许都是上天冥冥注定,上帝总喜欢与人开玩笑。

他们事业还没有走到顶端,就开始走下坡路,一切的开端就是选择了事业投资,用资十多万买了一辆商务车,打算走进车行业的令一个新领域。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他们把买房的时间搁置,依然相信靠自己的努力一定会实现财富的增长!

然而,这时,深圳的房价开始指数增长。父亲一直在工作的厂也倒闭了,没了客源,对于他们来说,更是火上浇油,车打从买来后,就一直在贬值,车都是有沉默成本的,再加上工人人工也与时俱进,请司机的成本也越来越高,油价也居高不下。所有的一切对于我们家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曾经积累的一切瞬间化为灰烬,父母也不得不卖掉自己手中的资产去支撑入不敷出的家庭,家里也只剩下两台车,之所以留两台,是因为父亲不认命,依然希望有朝一日都东山再起。父亲每天靠接单赚钱,靠着发达的网络,总算勉强有了点起色,母亲失去了很多关系网,更是不能再在保险的行业走下去了。或许我们家真的是上帝抛弃的子民。刚刚卖车,油价下跌了,深圳的限购令也出台了,现在连车牌号都一牌千金。

我们兄弟姐妹三人又不得不再一次被送回了老家。

就这样,我第二次离别了虎门,只是此次,我再也没有感受到海的气息。就这样,我离开了深圳,但我的父母依然留在了深圳,他们相信,只要还能留在深圳,就还有希望!

我第三次来到虎门,那时,我已经高考完了,正准备读大学的时候。我之所以来到深圳,只为来赚点上大学的费用,减轻家里的负担。此时的虎门大桥已经历经无数的车浪,再也没有以前的气息,剩下的只有赶时间的人群抱怨声抱怨塞车太过严重的叫声。一切的一切依旧还是那么陌生。

父母再也不是以前的父母了,他们都老了,岁月在他们脸上蹂躏,留下了刀刻的痕迹。他们再也没有当年的闯劲,由于成本过高,需求也太低,他们已经把最后两台车卖了,可谓连唯一的回忆都已经典当给了生活。把融资进的资金购买了一部30多万的新车,专门帮一家公司开车,每月拿着2万多的工资。

这个假期,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了解我的父母,我知道深圳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伤痛,那种痛远远高出我们兄弟姐妹三人的痛。这是他们梦想的扎根地,也是他们梦想掉落之处。

人站在高峰时虽然风光,但当他摔倒时,也会比他人更加惨烈。我知道他们并不甘心,但现实就是如此。

在这里,他们奉献了自己一生的青春,结果深圳什么也没留下给他们。

或许留下的只有抱怨与无奈。

或许紧紧只是那高不可攀的房价。

他们知道他们始终要离开,因为这里不属于他们,即使这是他们一生的留恋。

深圳影响了他们一生,他们变得如此敏感,他们开始对房地产行业嗤之以鼻又爱恨交加。他们开始投资家乡的房地产,即使要冒着老年按揭的风险,他们依旧要一意孤行。他们开始要求姐姐将来的对象一定要有房,无论什么都要有房,有房才有家的观念以及实业创业不如有房来得保险,他们把房子变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

当年满怀梦想的年轻人,如今变得面目全非,最终被简简单单两套房子套牢,把剩下的余生都用来还房贷,这就是我父母的一生的结局,在深圳奋斗了一生的结局。最后还是由衷希望在我父母的有生之年,房地产的泡沫不会被捅破。不然他们一生就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我前方的路还很长,我也要开始我的求学之路。虎门大桥依旧挺立,路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堵,但这次,我决定静下心来,静静观望对面的海。

海,蓝得忧伤,曾经这里承载着多少希望与梦想,如今又夹带着多少伤心与绝望。如今,依然那么多年轻人南下深圳,希望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我看到了我父母的影子,在这里我还是衷心祝福他们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我又要离开了深圳,这次是真的离开了,永远离开那个令我悲伤的城市。

但我的父母依旧来回往返于深圳与家乡之间,只是如今变了味,以前是梦想,如今是生活。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