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永寂

  • 时间:
  • 浏览:276
  • 来源:铺搜客

山河永寂天地无疆

    有一条江流,流过我们的家乡,它是华夏民族的喷涌的血浆;有一条运河,纵贯南北,完成于隋朝,繁荣于宋唐,取直于元代,疏通于明皇。一个是迢迢奔去的扬子江,一个是隋炀帝龙舟游的运河京杭。而如今,我们怎可因我们的农业令它们停航,因我们的发展令他们被我们所阻挡?巍峨雄伟的五岳沦为了相机里的一处收藏,碧如明镜的湖泊只有在茶余饭后才被提过一行。有谁还会伏下身来,静静聆听,这,是我们的家乡,我们民族的土壤。

    曾几何时,天地洪荒,一片荒凉,伏羲女娲开出华夏之邦。轩辕黄帝征服东夷九黎,我们为华夏血脉而挺起胸膛;嫘祖娘娘教习养蚕织桑,我们将日月星辰都披在身上。而如今我们舍弃丝绸棉麻,穿着锦衣华裳,却担心质量的安康。我们将汉家服饰穿在身上,你却当这是笑话一场。素纱禅衣只能在马王堆悲伤,一件汉服难倒了万千工匠,从此世上只留余殇。

    曾几何时,曲径通幽,一缕冷香。山西的鹳雀楼有着世间仅存的挂柱悬梁,四川的武侯祠供奉着诸葛孔明的祠堂,恰似清秀佳人的是亭台配回廊,宛如肃穆三军的是楼阁与殿堂。而如今我看见的,是朽木雕梁;听见的,是刻骨哀伤。几千年来不倒的屋房,却倒在了我们这个时代所带来的损伤。

    曾几何时,各国朝见,丝绸之路纵贯八方。烟草茶叶,丝绸瓷器,在这条路上流淌。而如今,博弈博弈,六博棋早已无人挂想,围棋却在他国做了嫁裳。长安洛阳是古京都的故乡,饮茶之风起源于盛事开元的大唐。关帝庙前的狮子早已被遗忘,青藏高原上的堆绣早已无人能讲。多少玉器琉璃,多少弓弩箭戟,早已被我们遗忘。

曾几何时,仓颉造字使人类的文明飞扬,李白的诗和酒在大唐徜徉,柳永的词和曲在花间繁忙,关汉卿的窦娥冤使文明的血脉流淌,曹雪芹贾史王薛写尽旧时王谢的朽梁。而如今节奏紧凑的小说占据了我们的厅堂,惊险刺激的娱乐颠覆了我们的往常。我们看着苏黄米蔡暗自神伤,想着五千年的文化心驰神往,却不知传承文化的殿堂。只留下梦醒红楼在那“读不下去的”排行榜。

    曾经有两个门派叫少林武当,最近出了个贪污犯是少林和尚,酒肉穿肠过的空当,佛祖是否留下了佛光?古有《冯谖客孟尝君》,后有“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一个义字纵贯了五千朝纲。而如今,钱财珍宝,功名利禄,到底有多难相忘?刘备三顾茅庐请宰相,雍正勤俭克己不铺张,唐宋敬孔子为宣王,蔺相如的肚里一片汪洋。而如今,谦逊贬成虚伪,传统说是迂常,那么哪里才是我们的礼仪之邦?曾几何时,有人摔倒站出来的一定是邻里街坊。而如今,扶不扶是一种心灵较量。什么时候,是非之心竟被社会捆绑?曾有一个地方我们不会猜忌对方,路不拾遗是我们心中的纲常,夜不闭户不会招来盗贼躲藏,你说我信是我们最初的模样。而如今,什么时候才能卸下伪装?

    曾几何时,我们的官僚等级分明,制度合理正当;我们遵循着仁义礼智信的古训,悉听着孔孟老庄的伦理纲常。我们谈吐豪迈却不狂妄,我们交心坦诚却不刚强。我们男女老幼尊卑有序,能臣志士人才辈强。我们是华夏的礼仪之邦。而如今,狂妄替代了豪放,傲慢说是傲气颇有些牵强,精明和物欲占据了豪爽和大方,谦逊与礼仪早已被搁置一旁。

曾几何时,我们紧挨着雄浑美丽的扬子江,脚下是泥土的四四方方,下雨时有着草木的芳香,抬头便是漫天璀璨的星光。我们的骄傲,是长安洛阳,那里有雕梁画栋的十里长廊,那里有朱墙金瓦的皇家殿堂,那里有小溪流水的精致桥梁,那里有秀丽如画的乌篷船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踏进古老的殿堂?找到我们回家的路归航?吟诵着蒹葭苍苍的诗行,让五千年的积淀回到我们的身旁。那是我们的故邦,永远最美的家乡。

千古江山,玲珑社稷,一世埋葬。凤凰铜雀,万里哀哭,风华无双。银钩划月,笙歌繁华,终成过往。火树银花,紫陌红尘,此情未央。

这一场令人叹息的迷藏,这些悲伤与迷茫,彷徨与虚妄,不是大梦一场,是引航。看着那热烈升起的朝阳,我们在找寻华夏民族回家的路,在找寻我们的希望。

                                           仓央

  谢谢

猜你喜欢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

一面妥协,一面反抗我叫林涛,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许多年前,我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那天,我认识了一个孩子。转眼间,这个孩子就要嫁人了,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

2018-08-11

喂,慢点!

  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赶上了!这是他的心声,既激动

2018-08-11

红楼旧梦——读《红楼梦》有感而谈

指尖抚过它精致的封面,就像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头记》,如同一块顽石,安静而顽固的躺在桌面上,浮华兴衰早在百年流转中弥散不见,而宫阙楼宇历经时光也只剩下飘扬而去的尘埃,空余一帘红

2018-08-11

樱花之恋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一棵樱花树。时近三月,正是我盛放的时节。我已决意要让自己光秃燥裂的枝干缀上繁花。我总是感觉寂寞

2018-08-11

山水

我的流年留在谁的心田谁的心田又承载了我的流年就像山和水一个矗立万年一个瞬息万变

2018-08-11